重大变革:农村电商发展史

 发展历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8 14:11

(原标题:农村电商发展史)

2019已经过去一半,我国涉农电子商务也已经走过24个春秋的历程。当下,农村电商正在经历一次新的重大变局,这一领域许多方面都将因变而变。

一、农村电商上一次变局

我国农村电商的24年,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,前后各12年。

1995年底,在国家正式启动“金农工程”的基础上,我国农业农村电子商务的序幕就此拉开。

在随后的12年中,农村电商开始破冰,艰难前行。那时,人们自然还无法想像今天,无法预知现在一个村镇就可坐拥几千网店的盛景。然而,这个变化随后应运而生,这也是上一次农村电商的变局。上一 次变局,改变了农村电商以下三方面内容:

1、动力机制

即从原来主要是政府主导转变为多元主体驱动;

2、业务内容

前10年里,除了一些大宗交易,例如粮食、棉花可以实现在线之外,绝大多数农村、尤其以农民为主体的交易行为,并没有能够在线上完成;

3、应用效果

前10年,国家连年大量投入,进行农村信息化、电子商务的能力建设,但这些能力被应用的情况并不理想,应用效果差强人意。自下而上的农村电商出现后,正是靠它“可交易、可增收”的明显效果,才让电商真正在农村落地生根、开花结果。

二、上一次变革留下的问题

上一次农村电商的变局,确实留下了一些“问题”。当然,这里的问题是带引号的,其实主要是阶段性的、发展中的问题。

1.各自为战

前12年政府主导、自上而下的农村电子商务依然存在,并一直延续到后12年,延续至今;后12年出现了市场驱动、自下而上的农村电子商务。两种农村电子商务并存,但中间鲜有交集,各自在自己的逻辑框架内、按自己的方式发展。

2、无为而治

这主要指的是对后12年自下而上的农村电商,政府和平台基本上是无为而治,靠他们自发产生,野蛮成长。

3、范围不广

虽然近年,随着加入者增多,农村电商正在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轨道,但在这12年较长时间里,基层农村电商,无论可依托的平台,还是被“点亮”的村镇都为数不多。

4、痛点犹存

就农村整体来看,电商接入、物流、人才、资金等困难仍然严重制约其发展,农村电商尤其农产品上行的本地化服务体系仍然十分缺乏,符合农村电商发展所需的市场环境亟待改善。



三、农村电商的新变局

近年,在农村电商的实践层面,新现象、新变革明显增多。这些新现象、新变革汇聚着农村电商新变局的力量。

在我看来,2019年,是我国农村电商发展中的又一个应该被历史所铭记的年份。这一年,农村电商又一次新的变局开始出现!

这一次农村电商的新变局,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表现:

1、三支力量同时发力

这三支力量便是政府、电商平台和地方服务商。这一年,商务部主导的电商进农村示范县工作强力推进,农业部信息进村入户也树立了一批农村电商新标杆,电商扶贫正式启动并初见成效;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看好农村电商的蓝海市场,和政府一道实实在在投入;越来越多的乡镇、尤其是在村一级,建起了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电商设施,让更多的农民享受到农村电商带来的实惠。

2、两类电商开始合流

政府主导自上而下式农村电商和市场驱动的自下而上式农村电商,已经开始合为一体。2019年,农村电商发展动力上最明显的变化,就是政府与市场主体间的合作机制开始形成。



3、覆盖范围明显扩大

2019年,县域电子商务全面引爆,农村电商开始全面采取“整县推进”的方式,从而,大大加快了农村电商的覆盖速度。就我市秦州区多个村级包括贫困村已经开通第一个农村电商服务点。

4、克服农村深层难点

农村电商场景不同,起点较低,加上各地条件差异,难度相当大。让人高兴的是,现在无论是第三方平台“村级站+县级中心+支线物流”的农村电商落地模式,还是服务商“园区+平台+培训+体系”的合作模式,抑或自营电商“渠道拓展+聚合需求+对接品牌+集中促销”的交易模式,新变局下的农村电商实践,都开始瞄准和真正触及农村电商的深层痛点发力。一年来,不仅国家出台一系列重磅政策,地方政府也在结合自己的具体情况,针对农村电商的基础设施、发展环境和公共服务的需求提供帮助。